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西亚北非油气并购风光不再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6:33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西亚北非油气并购风光不再

中国页岩气网讯:西亚北非虽然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但近年来这两个地区的上游资产并购交易却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政府对资源控制的进一步强化、政局的不稳定限制了资本向这些地区的流入。“阿拉伯之春”及其后续影响对西亚北非大部分国家的并购市场也有很大负面效应。据伍德麦肯锡的数据,2012年,西亚北非油气资产交易在全球占比仅为2%,交易数量只有20笔,而其中天然气的权重达到65%。

不稳定的北非

2012年,北非逐渐恢复稳定,利比亚产量开始回升,埃及也启动了钻井,但国际石油公司对这一地区政局对油气工业的影响则持观望态度。伍德麦肯锡预测,在受“阿拉伯之春”波及的北非国家作业的公司可能会对战略选择进行重新评估,多数公司持观望态度,少数公司会择机退出。

据估计,截至2013年1月,国际石油公司在北非的上游资产估值超过1000亿美元。除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外,大多数国际石油公司均在北非拥有油气资产,其中埃尼公司最突出,在北非油气资产约占其全球油气资产净现值的17%。

国家石油公司在北非国家十分活跃,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最突出。2003年其以17.5亿美元买入West Delta Deep Marine液化天然气(LNG)项目50%的权益。印尼国家石油公司2012年以17.5亿美元购入康菲石油在阿尔及利亚的资产权益。

虽然阿尔及利亚基本未受“阿拉伯之春”的影响,但政治风险犹在。该国油气法于2013年3月生效,改善了新许可证的财税条款,可能有助于常规、非常规和海上油气勘探投资。但该国的并购行为因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对资产享有优先购买权而难度加大。

利比亚是北非油气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但2012年基本没有并购交易。该国政治风险很高,这一局面不变,并购前景不会有太大变化。利比亚新临时政府上台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维稳和重建秩序,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国际石油公司的员工返回利比亚,导致被破坏的设施修复延迟,钻井作业无法开展。

埃及油气上游投资环境历来宽松,政府干预少,财税条款在全球范围看都很有竞争力。但当下政治阴云笼罩,国家一片混乱,上游也受到影响,许可证发放、气价和财税条款谈判,以及所有其他需议会批准的上游协议都无法推进。目前,应向国际石油公司支付的款项逾期6个月已成常态,国内供气短缺也使天然气出口中断。

摩洛哥成为拯救北非并购的希望,海上是其当前勘探热点,这两年钻井计划很多,主要是独立油气公司在运作,但国际石油公司买入独立油气公司持有资产的可能性较大,因为摩洛哥的财税条款允许国际油气公司在油气产量足够大时获得合理回报。

西亚难有大突破

2012年,西亚并购活动较少。沙特和科威特的上游完全掌握在国家石油公司手中,伊朗和叙利亚是西方国家石油公司的制裁对象,但伊拉克特别是库尔德地区近年来较受追捧。对国际石油公司来说,西亚仍是其核心资产所在地,但仅限于少数大项目。壳牌和埃克森美孚在该地区净现值占比最大,分别为其全球资本组合的22%和19%。

伊拉克并购情况相对复杂,库尔德地区和中央政府控制的地区并购热度可谓冰火两重天。相对而言,目前库尔德的政局稳定,安全风险低于伊拉克其他地区,由于位于土耳其与伊拉克边境,还有连接世界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优势。

2010年以来,伊位克共有16笔并购交易,其中55亿美元涉及库尔德。2006年起,在库尔德所钻的54口井找到了21个发现,储量高达90亿桶。

但库尔德地方政府与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关系紧张可能令作业公司在出口石油和获取收益时遭遇难题。另外,库尔德的资产价值也有缩水嫌疑。许多小公司早已完成交易,通过现金流可获取资本投资所需的资金,但这个窗口现已关闭。而库尔德的油气资产并购规模将受上述因素影响。

在中央政府控制的南部地区,迄今未见正式并购行为。2009年进入该地区的公司虽能按合同要求的进度生产,但受出口延迟的影响,被迫采取长期战略。近期有迹象表明,伊拉克南部投资情况趋恶。2012年,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不惜得罪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签订协议,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将其在南部West Qurna 2项目18.75%的权益转让给鲁克石油。该地区2012年的招标惨淡收场,合同谈判没有进展,基础设施建设缓慢,可能迫使更多公司重新评估其在伊拉克南部的长期战略,退出行为可能加剧,资产出售可能出现有价无市、潜在买家难觅的局面。

以色列并购情况正常。伍德赛德进入其海上利维坦气田是2012年中东最大一笔并购交易,支付总额可能达到22.96亿美元。以色列资产大多被小公司持有,如果储量得以证实可能成为并购的主要目标。但以色列的地缘政治敏感性使其在对公司的吸引力上难与其他西亚国家抗衡。

阿曼是西亚最大的非欧佩克国家,财税条款颇有竞争力,有多家国际石油公司在其境内经营,但过去十年平均年交易量不足一笔。主要原因是,国际石油公司已持有该国核心资产,而亚洲公司,包括日本、韩国和中国的公司短期内不太可能出售其持有的资产,因此并购并不活跃。

卡塔尔的油气领域和石油公司的资产布局使得大型并购发生的可能性很低。该国上游核心资产被少数几家大公司控制,考虑到这些资产的巨大潜力,大公司转手的可能性极低。

也门油气产量递减较快,并购也不活跃。2012年3月,道达尔获取该国海上勘探区块40%的权益,而几家小公司则持有非核心资产。但伍德麦肯锡认为,该国出现并购的可能性不高。

叙利亚危机仍在继续。2013年4月,欧盟外长取消了对叙利亚的制裁,允许石油销售和设备进口,但这些区域被反对派控制,此举无法改变其短期生产情况。

由于地缘政治关系复杂多变,“阿拉伯之春”、伊朗核问题和叙利亚冲突影响了西亚北非的油气资产价值,使其对国际石油公司的吸引力大降,再加上北美尤其是美国油气产量的大幅增长,更使石油公司资产并购重心发生明显转移。但夹缝中求生存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却异军突起,成为近年来西亚北非的并购热点。如何在复杂多变的地缘政治关系中,以最低成本求得发展,成为外资公司未来要面临的挑战。

雷电加速器

好用的加速器

游戏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