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盛大游戏谭群钊谈破解网游自主研发困境

发布时间:2020-02-03 08:37:51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10月8日上午消息,中国网游十年发展遭遇瓶颈,在寻求突破之道上,优秀的人才和团队成为重中之中。如何网罗有经验的高端网游人才和团队,强化自身的研发实力,并在此基础上推出高品质的游戏产品,成为诸多网游公司考虑的问题。

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谭群钊(速途网配图)

2010年9月9日,盛大游戏宣布收购《龙之谷》研发公司Eyedentity Games。谈及此次收购,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谭群钊指出,对研发团队的获取途径可以持更开放的态度,并不需要过多计较是否是自己土生土长培养起来的,投资团队也是自主研发的一个重要部分。

中国游戏开发团队10年发展

来自《2009中国网络游戏研发力量调查报告》显示:至2009年,中国网游研发公司及团队约有161家,与2008年131家相比增加30家,涨幅约为22.9%。2009年中国网络游戏业从业人数数量达到27909人,其中开发人员的数量由2008年的14599人增长到16251人,增长比例11.31%。

中国大型网络游戏已经走过了10个年头。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9月,盛大代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开始,当时的韩国网络游戏市场已经相当成熟,至少领先中国两年,这种直接引入成熟游戏的方式,开启了中国网络游戏代理模式的序幕。与代理模式交互并进的,是盛大对自主研发能力的重视和培植,在代理过程中盛大投资收购了这家韩国公司Actoz,成为自己研发能力的一部分,同时在本土加紧培养自己的研发人才,2003年7月,盛大自主研发的第一款网络游戏《传奇世界》公开测试,并成为盛大旗下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游戏产品之一。《传奇世界》的成功促发了中国网游企业自主研发潮流的兴起,包括网易、完美时空等在内的众多中国网游企业纷纷跟进,共同壮大了中国网游自主研发力量。最新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在盛大游戏的营收当中,有80%左右的收入都是来自于旗下自主产品的收入。

国内自主研发形成百花齐放局面

除了一些老牌开发商外,还有数以百计的国内开发团队正在默默的制作自己的游戏,目前国产游戏已经占据了国内在运营游戏的70%左右份额。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下,大型网游研发企业开始往多元化发展,而小型研发企业及团队更多地专注于差异化产品的研发。

目前国内网络游戏开发团队基本构成为:一般由一名项目经理带领,项目经理一般都是从事过研发或者策划工作、具备丰富游戏制作经验的人员。项目经理通过项目管理部探讨各种方案并执行,项目管理部的成员基本上都是来自策划、美术和程序几个组的组员,项目管理部下设置美术、策划、程序和测试四个组,由各组组长带领。当然,不同组之间也会有横向的交叉、配合。另外,在游戏开发的过程中,部分开发团队会借助外包的形式,外包的部分一般是美工和音效。

创新不足 遭遇突破困境

时至今日,这条中国网游的开拓自主研发之路,虽然也孕育出一些精品大作,但也暴露出很多问题。目前中国网游市场上虽然产品数量众多,但却普遍缺乏创新题材,众多企业一味的复制、效仿,导致多款游戏在内容上相似度极高,甚至一款产品拆分成多个版本流入市场。比如以三国、水浒、西游记为题材的网游产品层出不同,据不完全统计,《西游记》系列在线运营的游戏多达10余款,游戏风格从从卡通到写实不等,横跨了2D到2.5D的各式类型。而以“三国”为题材的游戏甚至超过了100款,并且同时存在20多个以“三国”命名的游戏,由于内容大同小异,难免让玩家日久生厌,使得这些三国题材游戏大多惨淡收场。同质化现象的日趋严重,正成为制约中国网游发展的最大困境。

寻求突破:中国网游投资活跃

目前,中国网络游戏开发团队和资本合作的方式主要有三种:授予游戏公司网络游戏运营权;将游戏作品的版权出售给网络游戏公司;将游戏公司的股权出售给网络游戏公司。

就合作的方式而言,股权合作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从当前游戏运营商和开发团队之间的合作来看,双方的股权合作往往伴随着产品的合作,开发商开发的游戏版权往往都归属于投资他的游戏运营商,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网络游戏运营商更看重的是这些开发团队可能开发出的游戏产品。

盛大18基金创立于2007年,它是全国首创且规模最大的专注于网络游戏领域的创投基金。18基金不同于一般的创投基金,盛大不仅提供金钱上的支持,更提供游戏在研发、运营、制作、技术、后期推广等各方面的经验和支持。18基金在和开发团队的股权合作方式上,大多采用少数控股的方式,用少数控股的资本操作,提供给开发团队超出多数控股的的服务,以保证团队的创业热情。截止2010年Q2,18基金已支持了40多个项目。

目前网游行业专项投资研发团队的基金主要有:盛大18基金、巨人的“赢在巨人”、畅游“祈宝计划”等。这些投资和收购正积极地推动着中国网游企业研发实力的提高。

谭群钊:需要更加开放引进

如何突破自主研发困境,获取更有实力的研发团队?日前在盛大游戏的一次战略沟通会上,盛大游戏宣布斥资9500万美元全资收购韩国新锐网游《龙之谷》的研发团队Eyedentity Games。有质疑指盛大游戏以收购获取研发实力的渠道并非传统理解的本土生长的自主研发。对此,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谭群钊澄清道:对研发团队的获取可以更开放,并不需要过多计较是否是自己土生土长培养起来的,投资团队也是自主研发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介绍到,早在2003年,盛大游戏就曾借《传奇世界》的研发成功,培养起旗下乃至整个行业最具资历的网游原创团队——传世工作室。如今对Eyedentity Games的收购,则是站在更为开放的国际视野上去看待自主研发。

附:国外游戏开发团队发展现状

日本:由于在二战后日本从美国手上获得了大量的技术,电子科技产业因而得益,从80年代开始日本的游戏制作业发展就突飞猛进。用户对游戏资源的需求量大增,这也给游戏工作室提供了迅猛的发展机遇,各种游戏工作室纷纷兴起。但由于日本人有着严肃、刻板的民族特性,因而大多走上被正规公司收编之路,因此我们能够对许多游戏制作公司及其作品娓娓道来,却对它们背后的游戏工作室所知无几。

韩国:韩国是游戏产业的后起之秀,直到90年代末才开始切入游戏制作行业。不过,韩国仅仅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游戏开发基地,它的量产化的韩国式网络游戏大量销往东南亚,同时对中国的网络游戏市场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网络游戏已经成为韩国GDP增长一个不可分割的要点。

韩国网络游戏的开发人员,大多以开发小组的模式存在的。除开那些大公司直接下属的开发团队,其它的小组都是以个体的身份成立。

目前韩国的大多数游戏制作工作室,一边制作游戏,同时也要去联系大的游戏公司,去销售他们的游戏。韩国本土每年有将近300-400款网络游戏出炉,却仅有10%的游戏能够进入代理公司的法眼,剩下的90%的游戏只有两条出路,要么卖出国际版权金,要么直接被埋葬掉。韩国的游戏工作室,普遍处于近乎残酷的竞争氛围之中。韩国游戏制作人员的薪水也普遍不高,除此之外他们还要担当相当大的风险,如果游戏在半年之内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卖家的话,那么这个小组无疑将会面临着解体的危险。

因此,在韩国,网络游戏开发小组的成立和消失的速度非常快。

附:中外游戏企业研发实力差距

一、资金差距

目前,中国游戏产业增长趋势呈缓,致使投资人的投资也更加谨慎,他们更倾向于投资到比较可靠的项目上。同时,这个行业的入门门也槛越来越高,像以前那样靠几个人、以及很少的资金,就能开创一款成功的游戏作品,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中国网游开发团队,缺少投资人的规模性投入。

例证:国外网游企业在开发上的投入远大于国内企业,开发商愿意针对游戏开发投入更多的资源。众多海外游戏开发成本都在1000万美元以上,《永恒之塔》开发成本达到1800万美元,世嘉开发《莎木online》甚至花费了5000万美元,反观国内网络游戏,开发成本极少超过1500万人民币。

二、游戏制作人才培养不够

游戏人才紧缺已经成为制约中国游戏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一方面,中国的电脑起步较晚、技术落后。另一方面,社会舆论的倾向,往往寄予游戏并不公正的看法,甚至将其视为影响青少年成长的洪水猛兽,这样的环境将无数游戏人才扼杀在了摇篮里。最终致使国内游戏人才稀缺,整个行业的发展大幅度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种状况也使得网络游戏企业之间的人才竞争恶性化,经常出现互相挖角的现象,企业人才流失严重,形成恶性循环。

例证:以韩国为例,韩国有游戏相关的教育机构84家,其中研究生院8家,大学51家,私立教育机构22家。而中国目前的全日制学院几乎没有设置游戏专业,只有相关的一些课程,市场上的一些游戏机构也不够规范,和企业实际、市场一线情况相差较大。

三、理念差异

国产游戏制作的理念差距体现在整个行业上,只有符合世界主流文化的游戏才能让各国的用户都能接受,但国产网游还只是局限于一个框架之内,并且近年来同质化现象也越来越严重,不注重创新。同质化是目前国产网络游戏的一个重要问题,这和多方面的原因有关,例如游戏产品投资不够,无法投入足够的资源创新。但是让人担忧的是游戏开发的抄袭已经成为部分业内开发人员习以为常并默认可以接受的现象,众多的游戏策划已经习惯拼凑一些其他游戏的副本、任务和玩法,而不是自己设计一些游戏创意,这将阻碍行业的发展。

包出女王

影音先锋丝袜美腿

思淇写真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