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如何降低对外石油依存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13:38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美国如何降低对外石油依存度

主持人:美国石油生产、消费和进口情况如何?

任玉岭:20世纪以来美国石油消费量一直居世界首位。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作为世界最大石油输出国之一的美国,其石油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后美国降低了本国石油开采量,成为石油净进口国。

按美国《石油基础数据手册》统计,1950年美国净进口石油2017万吨,1960年增至5145万吨,1972年、1975年、1979年跃升至1亿吨、2亿吨、3亿吨。2003年,美国石油进口达到峰值,即5.667亿吨。近年来,美国石油净进口量迅速回落,2010年(减去石油产品出口)已不足1亿吨。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美国出口的石油产品总量比从全球市场上购买的石油产品总量多5.4万桶/日。这意味着,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已成为石油产品净出口国。

张抗: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遇到的是数据系统选取难题。大家知道,不同的发布机构所提供的数据往往存在很大的差异,首先是“石油”概念不同所引起的统计范畴差异。从国际贸易上看,石油作为液态烃,狭义上仅指原油,广义上则指原油加油品。一般国家海关统计中,往往多为后者。我这里所指的石油不包括石油产品。

美国是石油生产、消费和进口大国。2000年,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一度达到63.66%。2008年,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峰值后开始缓慢下降,2009年为55.69%,2010年为53.7%。

管清友:美国石油进口来源相对分散,在来源地区排序中越靠前者距离美国本土越近,运输越便捷安全。在进口来源多元化和供应安全上我国和欧洲都逊于美国。从地缘油气、经济、政治乃至军事角度分析,大西洋供销区都将成为美国石油进口的主要区域。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近几年西非占美国进口份额可能超过中东。

世界石油贸易的重心继续向东亚、南亚转移,美欧对石油进口的需求持续降低,将迫使中东、非洲、南美的石油输出国在东亚、南亚地区开拓新的石油出口目的地。世界石油贸易格局的深刻变化,显然对我国石油进口和经济发展是有利的,将会给我国带来新的机遇。

主持人:很多人都认为中东是美国石油进口主要来源地,但各位专家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依据是什么?如果中东不是美国石油进口的“油库”,那么哪些区域是美国石油进口来源地?它们又是如何分布的?

张抗:美国石油进口主要来自北美自由贸易区、南美洲、非洲和欧洲,分别占32.38%、20.48%、19.01%和6.41%。

事实上,美国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依赖中东石油。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些背景资料。美国《石油基础数据手册》显示,1981年中东地区占全球石油贸易量50.97%,1985年这一数字降至36.48%,1990年和1998年又回升至45.2%和46.31%。进入新世纪以来,中东在全球石油贸易中的比例呈现逐年下降态势,2001年和2009年分别降至43.84%和35.08%。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量远远低于欧洲和日本。1977年以前,中东石油占美国石油进口比例低于10%,其后这一占比高时为10%~13%,低时不超过5%(如1985年仅为4.5%)。近年来中东石油占美国石油进口比例较为稳定,波动不大,但总体低于13%。

管清友:美国石油进口的真正“油库”,是其北美自由贸易区(1994年1月1日北美自由贸易区宣布成立,成员国为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另外两个伙伴。2010年,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两个伙伴为美国提供的石油量占其进口总量的35.28%。

美、加、墨是拥有漫长边界的邻国,且共同组成自由贸易区,这为三国之间的原油和油品贸易提供了便利条件。

加拿大和墨西哥是美国最重要也是最稳定的石油供应基地,两国中一方出现供应不足情况,另一方会增加出口量,以保障美国石油供应量。

任玉岭:南美洲也是美国石油进口的重要来源地。在南美洲国家中,原油产量最高、出口量最大的是委内瑞拉。该国石油日产量300万桶,其中50%以上出口美国。近年来委内瑞拉石油产量持续下降,2009年仅为1.248亿吨,对美国的石油出口也相应下降。南美洲之所以能成为美国石油进口的稳定区域,应归功于近年来巴西石油产量的强劲增长。

苏勤:从世界地缘油气宏观格局角度,可对美国石油进口主体源区进行“一轴两翼”划分,石油供应中轴位于欧亚大陆中部,从中东向北经里海—中亚到乌拉尔山两侧;该“轴”与向东广义的亚洲—大洋洲一起构成亚太供销区,与向西的欧洲、美洲、北非、西非构成大西洋供销区。这种分区与地理上传统的苏伊士以东、以西分区基本吻合。

主持人:既然中东石油并不能构成美国进口石油的主体,也不会威胁美国国家能源安全,那么我们怎样理解人们对美国与中东石油之间关系根深蒂固的联想?

苏勤:主导中东事务,是美国延续全球霸业的关键环节之一。中东地处欧、亚、非三大洲交界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当然,丰富的油气资源也是美国重视中东的关键因素之一。

事实上,美国历届政府都信奉“谁控制了中东和它的石油,谁就拥有世界”的说法,因而投入大量资源苦心经营中东。

管清友:自从石油进入现代工业的150多年以来,对它的研究可谓卷帙浩繁。以我个人的感觉,这些研究可以粗略地划分为两种研究方式:一种是经济学家的方式,使用经济学的研究框架,研究供给、需求和价格;另一种是政治家、企业家的研究方式,是从供给方或需求方的政治同盟、集体行动等角度来研究。从政治角度研究石油问题,又主要是讲历史故事、政治博弈和权力斗争,往往容易陷入阴谋论。

我个人认为,“阴谋论”在某一时间段、某一具体事件上或许成立,但如果说整个市场的发展过程都是由“阴谋”推动的,我很难认同。

苏勤:我赞成管老师的说法,现在很多人愿意相信世界上充满了“阴谋”,但其实真正起作用的很可能是“阳谋”。现在坊间流传的一些说法,像罗斯柴尔德家族一直操纵国际金融市场等,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当然也不值得反驳。

事实上,我国现在已经成为石油进口大国,且进口量的50%来自中东地区,中东地区出了问题,受影响最大的是我们,而不是美国。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掌控中东,客观上可以控制全局。

任玉岭:美国中东石油安全战略理论基础来自罗伯特·基欧汉和约瑟夫·奈。他们认为“相互依赖可以成为权力的一种来源”,以石油为例,他们创造了“敏感性”和“脆弱性”两个概念,以说明权力是如何产生于不对称的相互依赖。以石油需求为例,两位经济学家认为,石油进口占其总需求量35%的两个国家,似乎对石油价格上涨同样敏感,但如果其中一个国家可以转向国内资源,而另一个国家没有这种替代选择,那么后者的脆弱性大于前者。

张抗:任参事分析得有道理,美国正是以“相互依赖理论”为指导,通过与中东产油国构建包括“石油美元体制”在内的一系列相互依赖的机制化经济制度,加大中东产油国对美国技术、贸易以及金融市场的依赖,以期实现其控制中东石油的目的。美国构筑中东石油安全战略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通过向中东产油国开放金融市场,吸纳它们的巨额石油美元,使美国在依赖中东石油资源和石油美元的同时,也不断加深中东产油国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依赖,从而改变美国单向依赖中东石油资源的不利局面。

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资源战略手段,它可以构建基本对称的双向式相互依赖,既可以遏制中东产油国以石油为武器打击美国的企图,又可以通过控制这种武器控制其他石油消费国。

主持人:近年来美国官方一再宣称持续降低其石油对外依存度,这是不是事实?如果这一事实成立,那么美国是通过何种方式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的?我国能从中获得哪些借鉴?

管清友:应该说这是不容怀疑的事实。从美国能源署及国际能源机构获得的数据显示,2010年,美国石油进口量为945万桶/日,国内石油产量为781万桶/日,消费量为1917万桶/日,其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由2005年的64.2%,降至2010年的53.7%。如果再加上其天然气及石油产品出口量,很可能得出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低于50%的结论。

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下降得益于该国加大本国油气资源的开发力度。以奥巴马宣布扩大近海石油开发计划为例,美国消费者信息联盟预测,该政策的实施可以使美国近海海域8.156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和520亿桶的石油资源得到开发利用。同时,得益于页岩气开发技术的突破,2009年美国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

张抗:发展替代清洁能源是美国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的有效途径。2009年,石油在美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为37%,比2003年降低11个百分点。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到2035年这一比例会降至31%。通过发展替代能源,降低石油在美国能源结构中比重,从而不断降低美国石油消费和进口的绝对数量,是美国能源独立的核心内容。

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最有效的方法是提高能源效率、减少石油消耗。截至4月1日,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已出台多项有关燃油的经济性标准,而美国汽车制造商的平均燃油经济性也已从2005年的23.7英里/加仑,提至2010年的30.1英里/加仑。2005年~2010年,车用燃油效率的提高,每年可为美国平均节省610亿加仑燃油。

苏勤: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下降还应得益于勘探技术的进步。以钻井为例,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钻井技术发展很快,信息化、数字化、可视化、智能化等钻井技术的应用,使钻井变得“更聪明”。

智能钻杆已于2007年在美国哈里伯顿、贝克休斯等国际一流的油田技术服务公司中应用,这是钻井井下信号传输技术的一次重大突破。以微井眼技术为例,美国有752亿桶已发现的剩余石油储量埋深不足1500米。这种深度和油藏分布,以现有钻机开采吨油成本,很不划算。但微井眼最适合浅井作业,因为减少泥浆等消耗,可大幅降低吨油成本,使得大量埋深浅且散、碎、薄的油层得以开发。

技术进步使得以前不具备开发经济性的油藏具备了开发价值,这也是美国近年来国内石油产量不断上升的原因之一。

任玉岭:关于我国能源安全问题,首先它涉及一个大的判断:我国在能源安全问题上是要加入由美国主导的石油体系之中,还是要游离于这个体系之外?这是一个大判断,这个判断取决于我国的政治选择。

假如我国游离于这个体系之外,并不主要依靠全球交易平台保障其能源安全,而是跟他们所谓的问题国家纠结在一起,从那里直接进口石油。这就导致两个结果,一是我们在外交上选择与美国不同的立场;二是美国谴责我们这种做法未能把石油需求通过金融市场反映出来,总是造成市场预期不稳定,加剧国际油价波动。我国国情与美国相去甚远,其保障能源安全的方式也不会与美国一样。美国可以利用全球资源,控制全球市场和运输,我们能吗?当然不能。可让我们完全加入它的体系,认同它的价值观又不太可能。

能源消费国的脆弱性是长期存在的,能源安全成本也就长期存在。因此,解决能源安全问题没有灵丹妙药,“要么生产更多的石油,要么节约更多的石油”,这或许是最简单也最实用的答案吧。

梧州工服定制

汉中定做工作服

石嘴山制作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