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四川安县高川乡31岁干部泥石流中为疏散群众牺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6:32:31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遇难的前几天,同事田皓荣在高川乡用手机为杨洁拍下的工作照。

“你们快跑,我断后”

31岁的(四川)安县高川乡纪委副书记杨洁,泥石流中为疏散群众牺牲

生的遗言

好干部杨洁

男,汉族,四川安县人,生于1980年9月,大专文化,200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7月至今,均在高川工作。

杨洁

同志的事迹非常感人,他的精神和壮举,是我们纪检监察干部的写照和骄傲。”

——中央纪委副书记李玉赋“

杨洁

同志是纪检监察干部的榜样,他的英雄事迹和崇高精神,值得大家好好学习。”

——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怀臣

8月17日,绵阳安县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全县12个乡镇受灾严重,房屋垮塌、道路损毁。最偏远的山区高川乡,降雨量达到214毫米,超过50年一遇,暴发多处山洪泥石流,通讯、道路、电力全部中断——高川成为“孤岛”。

8月23日、24日、25日,当华西都市报记者再次赶到高川时,那场暴雨肆虐后的场景,依然令人触目惊心;虽经大批民兵、公安干警一周的突击抢险救援,特大泥石流袭击后的高川,依然满目疮痍;那条进出高川、夹在大山间的唯一公路,有几处甚至连两驱的越野车,都很难通过。

80后的高川乡纪委副书记杨洁,就是在那晚的特大泥石流中,因组织群众疏散转移,献出了年仅31岁的生命。

周末了 他,没有选择回家

那天,杨洁完全有多个理由回家。但他没有回去、没能回去,也没想回去——那天起,家,成了杨洁的照片才能回去的地方。

8月17日,周五,杨洁到县城开会。他的家就在县城,妻子陈伟和两岁的女儿,都盼着这天的到来:在遥远的高川乡工作,“丈夫”杨洁和“爸爸”杨洁,只有周末,才有可能回家。但那天,他没有回去。

当天中午,高川乡长代廷超电话请示乡党委书记赵安辉:“周末了,咋安排?”

那天之前的几天,高川断断续续下雨,没有停过。16日,赵安辉连续接到气象、防洪、国土、应急办的暴雨预警;17日,绵阳市又发出橙色预警。想到这里,赵安辉说:所有班子成员,都留下来值班。

“纪委副书记杨洁不是班子成员,但他在高川呆了12年,熟悉那里,又会开车。”赵安辉于是电话过去:“杨洁,今晚上去值班。”当天下午4点过,杨洁叫乡党政办副主任田浩云代他继续开会:“我要回去防汛值班。”然后,杨洁给陈伟打电话,说高川有暴雨预警,“要回去值班,不回家吃饭了。”这是夫妻二人生前的最后一次通话。

暴雨中 他,组织群众疏散

要求撤离的电话打到最后,大家都在骂人了:“背、抬、捆,都要把人弄出来!”杨洁趴在门边做记录,他说,大家问细点,我好记详尽一些。

17:30,杨洁他们开始了防汛值班,他开车,同车的除赵安辉外,还有乡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左强、副乡长梁军。他们从下游开始、沿公路一直向上游巡查,督促村组干部、地质监测员,全部到位并保持高度警觉。

在那个叫三道河的检查站,杨洁与代廷超、副乡长周黎阳带领的巡查组人员及附近的群众,一共16人,会合在一起,准备回4公里外的乡政府。行至石中滩路段,道路被泥石流掩埋,16人被迫折返三道河检查站。

检查站共五间小屋;杨洁、赵安辉、代廷超、左强、梁军等和几位村民,一起呆在第二间屋子里。屋子不足10平方米,进去后顿时显得很拥挤。

雨越下越大,又冷又饿、又困又乏的赵安辉等人,一直打电话,通知矿山、煤矿、电站、村组干部,“一定要撤离!无条件撤离!不出来的,捆都要捆出来!”邓建宇回忆:电话打到最后,都在骂人了:“背、抬、捆,都要把人弄出来。”“赵书记喊杨洁作记录,杨洁说,大家问细点,我好记详尽一些。多一分责任,危险就少一分。”

杨洁是趴在屋子进门右边的小桌子上做记录的。他的记录,精确到每一分钟——8月24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杨洁办公室里,看到了这个原始的记录。这是三页普通记录本纸,圆珠笔手写,字迹潦草,折射出记录时的危急:“2012、8、17晚 防洪值班要求:立即撤离危险地段人员。”左强、梁军,通知甘沟村、高川村等8个村的干部;周黎阳通知企业、电站。几点几分谁给谁打的电话,对方在哪个地点、在干什么、灾情如何,有哪些预案,哪些地方最容易出问题,都记得清清楚楚。

垮山了 他,让群众先逃生

垮山了,杨洁站在门口,他最容易冲出去。但他把身子往旁边移了一点,对三名群众说,“快跑,我断后!”

23:10,通讯完全中断。检查站那支手电,与天空中的闪电,成为这群人唯一的光源。此刻,山洪暴发的巨响,洪水冲撞河床里石块发出的恐怖声,让人惊恐万分。赵安辉不断走出屋门,听雨,看洪水。“我第四次出来时,大约0:05,突然听到巨大的怪响”。邱道福在山区久了,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他大吼:“垮山了,快跑!”同在门口的赵安辉和邱道福,顺阶沿狂奔,“时间只有三五秒。中间我回头看了下,似乎听到谁在吼,‘快跑,我断后!’”

“说这话的是杨洁。”周黎阳回忆:那一瞬间,整个房子和大地都在抖。“垮山了!屋子里面的人顿时全部站了起来。杨洁也站了起来,他在门口,最容易冲出去。可他把身子往旁边移了一点,对三名群众说,‘快跑,我断后!’”

周黎阳、梁军,以及三个村民陈明通、邓建宇、杨永叶,冲了出去。“他不让时间给我们,他自己肯定有更多的时间。”事后想起这个细节,周黎阳百感交集。

“11点55分或12点零5分,泥石流下来了。哗哗哗、啪啪啪,弄断树子的各种怪响。我吓得腿抖得嘟嘟嘟的,往外狂跑。”哪怕过去了那么多天,邓建宇对当时的感受依然如此深刻:“杨洁让我们快跑,说他断后。”

那一瞬间,十几万方泥石流,狂泻在近60米长公路上。

几秒钟后,前面10人跑到了公路上,后面6人被泥石流推到了公路边的防护栏前。两分钟后,周黎阳等4人从泥石流中爬出,连鞋子、衣服都冲掉了,浑身泥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回过神来,大家清点人数,只有14人,差杨洁和杨永叶。

第二天早上6点过,在距三道河检查站的下游14公里的雎水镇河段,回水湾处,人们发现了杨洁的遗体…… (华西都市报 记者 曹笑 姚茂强 摄影 朱建国)

五莲红

众辉冲孔设备厂家

洛阳天健华晨耐火材料有限公司

密封条生产厂家

轻型汽车板簧

全铝家具型材厂家